法律

青莲剑说 第403节

2019-10-12 20:2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莲剑说 第403节

粗豪的歌声在山间回荡,烤狗腿的肉香混杂着酒香弥漫在空气中。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衣衫破,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

两道剑光突然从天而降,将摇摇晃晃走在山梁上的破衣烂衫男子拦了下来。

剑光消散,一对年轻男女露出身形,满脸嫌弃地喝道:“哪里来的疯子,这里是仙门所在,还不快速速退去!”

小姑娘干脆捂住了口鼻,生怕对方身上的腥膻污秽侵犯了自己。

“我来的就是仙门啊!”

灰头土脸的男子咧嘴一笑,说完啃了一口狗腿,大叫好吃。

山外王老财家的看家土狗,肉质果然又肥又嫩,不枉自己花了两个时辰才把这狗东西吊了死狗。

“胡说,仙门里可不收赖汉臭叫花子,快走,不然让你尝尝飞剑的厉害!”

男弟子忽然意识到对方会污了自己的飞剑,连忙改口道:“本仙长的法术能把你烧成灰灰,不想死的,就赶紧走。”

满身邋遢的男子叹了口气,扔开啃完肉,只剩下骨头的狗腿,无可奈何的说道:“哎,两位,难道不认得师弟我了吗?”

似乎被对方的模样给吓到了,年轻女弟子一身术道修为,平空没了七成,心里看着害怕,结结巴巴地说道:“胡,胡说,我们静霜宗可没有你这样的叫花子师弟。”

“是我李小郞啊!”

李小白跑到附近一汪浅浅的山泉边,掬了一捧水在脸上抹了抹,然后将满头乱糟糟的头发往后面一顺,勉强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一路寻到静霜宗的山门,却没想到又一次碰到了这对年轻男女弟子。

“李小郞是谁?”

男弟子显然是给忘了。

新人上了床,媒人丢过墙,白瞎了那瓶助攻香水

“等等,师兄,此人我看着有些眼熟。”

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年轻女弟子猛然瞪大了眼睛,指着眼前之人说道:“那天,也是你!”

“就是我!”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

“谁?”

男弟子的智商有待充值,满脸错愕,无法相信师妹竟然会认识这么一个邋遢的家伙。

“师兄,那天我们也是在这里,遇到一个年轻公子,将他引入山门”女弟子终于把李小白认了出来,“可是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

男弟子恍然大悟,他只记得香水,至于李小郞是个什么鬼,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

不过如此一来,他倒是放下了戒备之意,看这个家伙混得这么惨,都和叫花子没什么区别,没必要再去打击他了。

“一言难尽!”

李小白叹了口气。

进山的时候,在泥沟里打了几十个滚,再把衣服扯碎,又晒了一天的泥浆浴,确实一句话说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流程。

做过一次后,小白同学就没再想做第二遍。

“既然回来了,那就随我们进山门吧!我去给你叫芷蓉师姐。”

看到对方惨兮兮的模样,年轻女弟子同情心大起,她依旧还记得这个年轻公子来山门时,带了一封信正是给芷蓉师姐。

“有劳了!”

李小白深深作了一揖,然后吹了个口哨。

山坡上的林子里传来一阵吱吱的叫声,一个浑身长满金毛的东西扯着树梢飞窜了过来,一骨碌落在他的脚边,手里还捧着几颗大果子,冲着李小白直比划。

猴子献果,李小白也不嫌脏,接过一颗在身上蹭了蹭,直接咬了一口,鲜甜脆爽,这只小猴子还真是会挑果子。

“小妖!哪里来的妖怪!”

“妖怪找死!”

这对年轻男女弟子却如临大敌,手中短剑对准了这只身上明显带有妖气的猴子,后者冲着他们直呲牙咧嘴。

“没事,没事,这是我养的猴子!”

李小白连忙摆手。

“师弟,这可是一只妖猴!人妖不两立,小心反受其害!”

年轻女弟子显然十分清楚妖奴噬主的例子屡见不鲜。

既然为妖,智力往往不亚于人,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受人驱使,如果是主强奴弱倒也罢了,一旦主弱奴强,必然会引发反噬。

“如果不是它,这一路上恐怕师弟我连饭都吃不饱,来,悟空,翻个跟头。”

李小白满脸苦情地说完,当即吆喝了一声,那只浑身金毛的猴子当即放下果子,身形矫健的在原地翻了个跟头。

“再来几招醉八仙!”

一只喝醉了,七倒八歪打着醉猴拳的傻猴子活灵活现的表演了出来,很快将年轻女弟子逗得直乐,实在是太好笑了!

就算是提剑警惕的男弟子也有些忍俊不禁,自己该不会看到的是一只假妖猴吧。

“好了,好了,带着你的猴子一起进山门吧!”

年轻女弟子倒是明白了李小白是怎么寻回山门的,不就是靠一路耍猴换点饱肚钱吗?

“多谢师姐!”

李小白扮起可怜,是影帝级的。

冲着金瞳六耳猕猴招了招手。

“走了!”

与上次一样,穿过瀑布后面的深长通道,抵达了外门弟子所在的山谷。

只不过谷内变得空荡了许多,前来求仙缘的人零零落落,还没有达到集体测试资质的时候。

两道剑光破空而去没多久,很快一道剑光落入谷内,正好落在李小白的面前。

芷蓉眼睛微红,当日李小郎为了救她,被击入江内,自己有愧于没有照顾好凤娘的小叔,内疚了很长一段时间。

突然听到两位师弟师妹通报,李家小郞奇迹般寻回山门,她难以置信的急忙赶了过来,恰好看到李小白活生生的站在眼前。

“小郞!”

“芷蓉师姐,小郎差点儿就活不成了。”

李小白二话不说,带着哭腔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师姐的娇躯。

禄山之爪在时间在芷蓉弹性十足的丰臀上留下了黑黑的印迹。

“小郞,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惊喜交加的芷蓉哪里注意到这些,心中的愧疚尽去,声音同样有些哽咽。

好一会儿,李小白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师姐。

“小郞,你变黑了,一定吃了不少苦吧!跟师姐说说,你掉到水里后究竟是怎么回来的。”

“师姐,一言难尽,滚滚珠江东逝水,浪花涛尽英雄……”

南平治疗卵巢炎方法
宜昌治疗卵巢炎方法
赣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南平治疗卵巢炎费用
宜昌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