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万古邪帝 第2199章 天雷滚滚 再跪

2019-10-11 22:0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邪帝 第2199章 天雷滚滚 再跪

半山腰。

被山风吹拂的东方舞,显得有些愕然。

邪门儿三个字,让她有些不可置信。

毕竟无论是小师祖的名头还是师祖的名讳,都蕴含着非常的含义。

这种非常的含义,在二部神界普世的修行体系之下,很明确地站在了极高的位置。

哪怕是她所在的地方,师祖二字带来的森严感,也不容许任何人就其开玩笑。

但邪门儿三字,却带着浓浓的玩笑意味。

如此一想,再结合阴阳宗老祖出关之事,门智长老脸上的复杂,也就有些显而易见了。

是以当她看到,门智用根本不是对待小师祖的语气唤邪天入殿时,她恍然大悟。

“小师……呸呸呸,他要糟!”

因此而生的,不是担忧,而是略有一丝幸灾乐祸和期盼的暗喜。

幸灾乐祸非常好理解。

“虽说有取巧之嫌,但能力抗道祖的你,如何面对阴阳宗的老祖呢……”

她的期盼则是……

“他不会喧宾夺主,一跃成为阴阳宗的老祖吧……”

东方舞暗喃轻喃,旋即摇头。

虽说对邪天很陌生,但身为女人的第六感却告诉她,邪天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便只有被扫地出门了,毕竟……”

东方舞的明眸扫过议事殿,心中暗喃。

“毕竟,向浮曾是朝圣者啊,扫你出门的高傲,他配得上拥有……”

这样想着,东方舞心头的欣喜反倒更弄浓了一层。

似乎邪天被扫地出门,更合她的心意一般。

“唔,我也要去准备一下啦……”

看了眼议事殿,东方舞暗喃一声希望不会被欺负得太惨后,便施施然转身,离开的脚步带着一丝雀跃。

但此刻议事殿内的情形,与她想象得截然相反。

哪怕阴阳宗老祖向浮面对自己跪倒在地,并在失魂落魄的言语间道出少主和小师祖两个称谓,邪天平静的表情,都没有发生一丝变化。

当然这并不重要。

因为暂时而言,议事殿中的主角不是他,而是向浮。

身为阴阳宗老祖,向浮的这一跪,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功。

众长老被跪得犹如遭道万道天雷当头劈下,魂飞魄散。

因为议事殿独特的修建方式,让他们身处大殿两旁,以至于向浮跪倒的方向,除了邪天外空无一人。

老祖跪邪天。

这五个字,正主宰着阴阳宗众长老的一切。

同时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并未听到向浮口中道出的两个称谓。

而这,或许便是邪天面色平静的根本原因。

不得不说,向浮的心性极其变态。

换做其他人,甚至是上古洪荒碎片中的猥琐龙族老祖,认出邪天前世后,其失态的程度都不可想象。

而他在遭遇旷世惊雷的猛劈后,却能于少主二字即将脱口之际,将其改成小师祖三字。

因为他明白,相对少主二字的分量,小师祖三字,狗屁不是。

而他的潜意识里,甚至对自己跪拜邪天口称小师祖,有种滔天狂喜的感觉。

但这只是潜意识。

他的显性意识中,却惊涛骇浪,惊雷无数。

于上古时,自己只是因缘际会见过一面的陆家少主陆飞扬……

怎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怎会来阴阳宗?

怎会……窥源境?

怎会……

怎会……

……

正当他被自己酝酿的惊雷劈得昏头转向之际……

“晚辈邪天

,见过老祖,恭喜老祖出关。”

进殿后,邪天终于轻笑说出句话。

这句话,撼动了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

众长老渐渐回神。

向浮却又被惊雷劈了数下。

“少,少主他竟,竟自称晚辈……”

“少主他,他竟拜,拜见我这个朝,朝圣者……”

“我,我要不要立即自,自刎……”

……

不过就在众长老即将苏醒,并开始思考他这一跪时,向浮终于抓住了少主这句话中的深意。

是以他鼓起莫大的勇气哆嗦起身、强作淡笑、喟叹一声。

“原来,是你……”

这句话看似很有感慨,实则只是向浮的结巴所致。

面对少主陆飞扬,他的结巴简直太过正常。

但这句感慨听在众长老耳里,却让他们脑补出了许多事。

“原来,老祖和小师……邪天果真认识?”

“是,老祖的语气中,满是异乡见故人的感慨……”

“我,我去,这,这么巧?”

“所,所以老祖惊喜之下,才一个没站,站稳……”

……

“你们先出去,我和故人,有话要说……”

见众长老朝自己预料的方向脑补,向浮暗暗松了口气,又淡淡一语。

“谨遵老祖道旨。”

见外门弟子一事没有定论,恒言大松口气,当即道揖一拜。

但他脚下,却有些踌躇。

“看上去,老祖貌似因为认识小师……邪天,故而没有坚持自己之前的决定……”

那么,是否能进一步将邪天确定为阴阳宗的小师祖呢?

踌躇少顷,他狠狠一咬牙,即将与邪天错身而过时,他躬身一拜。

“小师祖,弟子恒言告辞。”

正跟随恒言的众长老身躯一僵的瞬间,倏然明白了恒言的用意。

“这是要生米煮成熟饭啊,不愧是大师兄……”

再联想到恒言那句老祖说出来您可能不信,一时间众长老心头满是对大师兄的崇拜。

崇拜之余,他们也狠狠一咬牙,对着邪天躬身一拜。

“小师祖,弟子告退!”

说完,一群人没胆子回头瞅一眼向浮,拍马而去。

用一句小师祖弟子告退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已然是他们面对老祖向浮时的勇气。

说完这话,他们心头除了对老祖向浮反应的揣度,内心中只剩满满的忐忑了。

“希望,不会被老祖收拾……”

心怀此念的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背后的向浮听到他们的这些话后,脸上浮现的是浓浓苦笑。

知道邪天真正身份的他,比任何人都愿意邪天成为阴阳宗的小师祖。

如此,会让阴阳宗凌驾在二部神界之上。

但他有心,却万万没有一丝胆子。

即使此时的少主看上去,是那般平易近人。

但当这种平易近人只剩他一人沐浴后,莫名的压力就开始渐渐增大。

咕咚……

邪天带着微微一丝笑意的表情,没有发生变化。

血眸中的眸光依旧平和。

向浮,却再次跪了下来。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大庆皮肤病医院乘车路线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大庆皮肤病医院价格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隐球菌性肺炎的治疗
积食咳嗽发热怎么
幼儿支原体肺炎的治疗方法
支气管肺炎并发心衰的表现
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