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病世子的丑颜医妃

2019-07-27 01:36: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听到逍遥皇的大声责问,玉将军拱了拱手,垂着头,道:“皇上,老臣不敢,老臣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皇宫的安全,逍遥世子手握镇南军的军权,他为人残暴,万一他谋逆,岂不是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老臣这么做,也只是防患于未然,还请皇上早作决断。有*意*思*书*院*首*发`乐`文`小说``520`”玉将军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就好像逍遥渡马上就要谋反一样,哼哼,这才是他昨夜那么轻易放过逍遥渡的原因,借刀杀人,借皇帝的刀来杀逍遥渡,不需要他亲自动手,不是很好么,而且,如果皇帝不同意,他逼宫也有理由了。逍遥渡这么好的利用价值,自然要在死之前力度发挥。地下所有人都听出来了,玉将军是用逼宫来威胁皇上,如果他不处死逍遥渡,那么他就直接逼宫,毕竟三十万镇北军的军权是在他的手里,而守卫皇宫的御林军总数则不过两万,镇北军的数量是御林军的三倍以上,即便御林军守着皇宫高墙大院,也根本抵挡不住镇北军的进攻。玉将军如此强硬的逼迫皇上,可是下面的大臣却没有一个敢出头的,对于他们来说,死一个什么世子根本没什么关系,只有他们自己的性命和头顶上的乌纱帽才是重要的,这个时候,玉将军握着皇宫内这么多人的生死,他们这些没有兵权的,早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以减小自己的存在感了,哪里还敢为皇上和逍遥世子说话,来招玉将军的记恨呢?逍遥皇把眼神往下一扫,清一色的官员缩着脑袋,一声不吭,虽然他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这些大臣,平时说起什么来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可是真有什么的事情的时候,一个一个都是缩头乌龟,他顿时有些失望,眼神落到百里霂漓的身上的时候,他略有停留,但是只皱了皱眉,又轻轻移开,目光定格在逍遥王的身上。他们是亲兄弟,这个时候,他是多么希望他的亲弟弟能说一句话,多么希望他能站在这一边,保护他的儿子。在逍遥皇期待的眼神中,逍遥王缓缓的站到了中间,朝着皇上拱手,道:“皇上,是臣弟没有教育好渡儿,才让他生出了谋逆之心,现在他不仅仅是我的儿子,还是逍遥国的罪人,如果他真的谋逆了,那臣弟如何对得起皇兄一直以来的信任。”逍遥王直接一棍子给逍遥渡定了罪,还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像他有多么后悔没有做一个慈父一样。如果玉凝昔在这里,一定会大骂他是个禽兽,和玉将军一样的禽兽,天下间居然有这样的父亲,在还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就直接给他的儿子定了罪,甚至他和别人一起逼迫皇上,只是希望他的儿子死。这个逍遥王就是为了权利已经泯灭了人性和良知了。“皇兄,请您下旨吧,让臣弟亲手杀了这个不孝子,不然,如果因为这个不孝子,让皇兄有什么万一,那么臣弟一个人要怎么独活?”“你···”逍遥皇没想到他的亲弟弟居然也这么逼他,指着他的手指在颤抖,心里被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然后突然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引得旁边伺候的内侍一阵着急。殿内的大臣听到这些话,有些是觉得逍遥王真是大义灭亲,还有人则认为逍遥世子肯定不是他亲生的,不然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也有人说他这么做只是在做戏,为了把逍遥世子救出去。逍遥渡冷冷的看着眼前那个肩膀微微颤抖的身影,一点也不意外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他当过父亲,从他记事起,他从来没有关心过他,不,别说关心了,没有主动迫害他就已经是上天仁慈了。以前,他身上的毒,不就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结果吗?他早就不对他抱有任何幻想了,不然,他又怎么会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我只听说过虎毒不食子,没想到,逍遥王如此大义灭亲,真是让人赞叹。”逍遥渡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情感的波动,即便是在这九死一生的时候,他身上也自有一种临危不惧的之气。他现在称呼逍遥王都已经不称呼父亲了,直接称呼王爷,因为没必要了,当着所有朝臣的面,他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了他,他们之间还有继续装下去的必要吗?什么父慈子孝,永远都不会发生在他们之间。逍遥皇的眸光看着逍遥渡,看着他冰冷孤傲的模样,心中除了无边的无力感还是无力感,他是一个没用的男人,即便现在是逍遥国的帝王,坐在天下间尊贵的椅子上,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当年,他保护不了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然无法保全她的孩子,面对群臣的责问,面对玉将军和逍遥王的逼迫,难道他真的要亲手处死他吗?那他以后到了九泉之下,要如何去面对她?可是,如果不处死他,难道他们今天就有生还的希望吗?玉将军的三十万镇北军围城,镇南军却的军权却在他的手里,可是他形单影只的被困在皇宫里,根本出去,又要如何才能去指挥他的镇南军。想到这里,逍遥皇的脸上去化不开的忧愁,他本来以为给他三十万镇南军的军权,他就可以好好保护自己了,可是终究还是没有用吗?如今他们都要被困死在这个囚笼里面吗?不!即便是他死,他也会把逍遥渡送出去。此时此刻,逍遥皇已经下定了决心,即便他送掉这个皇位又这样?这么多年了,皇帝他早已经做够了,何况还是一个没有多少实权的皇帝。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只要国家安定,百姓富足就好。父皇曾经说过,作为一个皇帝,首要的是把天下的百姓放在位,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好皇帝,以前,他做到了,为了天下百姓,他放弃了很多,可是这一次,他想自私一次,他不能让她的孩子死,不能让她的希望就这么白白的破灭。寻思到这里,逍遥皇做出了决定。玉凝昔和那宫女到凤栖宫的时候,皇后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不就是去请一个小小的世子妃吗?还不来?难道还想要她亲自不请不成?真当她这个皇后是摆设吗?就在皇后等得怒气冲冲,想要再派一个宫女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有内侍来通报了,“皇后娘娘,世子妃求见。”“母后,既然那个贱人敢这个时候才来,要不您也多晾她一会。”清月公主帮着皇后出主意。她心里恨死玉凝昔了,这次玉凝昔一个人来这里,身边完全没有带别人,看她不抓着这个机会好好羞辱她一番,是能折磨死她,清月公主在心中打着各种恶毒的主意。就在皇后思量的时候,皇后身边那个一直坐着微微眯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的婆婆终于睁开了双眸,她的眼睛是灰白色的,看起来很恐怖,她脸上的皮肤很黑,但是双眼却给人一种很阴森的感觉,就如同地狱的恶鬼,她的声音很沙哑,一点也没有女子该有的娇柔或者清脆,而且她的身躯看起来很瘦,露在外面的手皮肤很粗糙,还很皱,就好像是失水过多所引起的。在清月公主说出这个主意之后,那婆婆突然睁开眼,道:“皇后,不可如此,你说过那丫头性格乖张又胆大嚣张的,如果把她晾在外面,说不定,她自己就溜出去了,到时候再要派人找她回来就难了,还不如把她困在这里,这样我们才能要挟逍遥渡。”皇后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过来,确实,好不容易这个世子妃来自投罗网了,她可不能让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寻思到这里,她连忙道:“梁婆婆说的有理。”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不自觉的敬畏,似乎她很害怕这个梁婆婆。说罢,皇后又吩咐那侯在一旁的内侍,“去,叫那丫头进来。”清月公主抿着嘴,看了眼梁婆婆,又连忙移开目光,似乎也是在害怕。玉凝昔这个时候进来了,连忙蹲下行礼,“参见皇后娘娘,见过公主。”皇后早就见不惯玉凝昔逍遥跋扈的模样了,所以也不搭理她,干脆和清月公主说话,有心有杀一杀她的微风,“清月,这几天,有没有去太后那里请安?”清月公主嘟着嘴,她其实不喜欢去太后那里。但是现在,太子已经被废了,皇后的第二个儿子又还只有几岁,所以,皇后现在只能和太后打好关系,不但自己天天晨昏定省,做一个孝顺的儿媳妇,还要求清月公主天天去给太后请安,天知道,清月公主害怕的就是太后了,每天能不去就不去,找各种借口,所以皇后一问这个问题,清月公主立刻脸色都白了,嗫嚅道:“母后,儿臣这几天肚子不舒服,怕是病了,所以不敢去给太后请安,怕传染给了太后。”皇后一听这话,哪里不知道她是装病,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正欲开口教训,却发现玉凝昔已经自己站起来了,还往门边退开了一些。皇后眉头一皱,给自己身边摇扇子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连忙趾高气扬的喝到:“大胆,皇后娘娘让你起来了吗?”玉凝昔愣了愣,一副呆萌的样子,“我见皇后娘娘要教育清月公主大道理了,还以为她是忘记叫我起来了呢。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优点,唯独特别善良,特别有眼色,我次来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却一直不让我起来,不知道人还只当是娘娘小肚鸡肠,嫉恨我呢,我怎么能让娘娘承受这样的不白之冤?所以我就自己起来了。”玉凝昔说得十分的理所当然,还很奇怪的看了那宫女一眼,道:“难道你希望皇后娘娘为了我承受不白之冤。”论牙尖嘴利,那宫女又岂是玉凝昔的对手?而且她还是头一次见在皇后娘娘面前都这么嚣张的人,她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对方直接就说了一箩筐的话,她哪里接得住,顿时语塞,连刚想好的说辞都忘了。皇后娘娘皱眉看了眼那宫女,那宫女顿时摇扇的手一颤,连忙低下头去,但是心里却战战兢兢的,很是害怕。“一年多不见世子妃了,世子妃还和以前一样牙尖嘴利,而且世子妃还如此关心本宫,真是让本宫意外。”皇后娘娘一声冷哼,嘲讽道。玉凝昔笑容明媚,“皇后娘娘真是贵人多忘事,咱们一两个月以前就见过吧,那次在大殿之上,皇后娘娘哭得梨花带雨,所有的朝臣都被皇后娘娘所惊艳到了,后来连京城都有传言,皇后娘娘美丽得和仙女一样呢。”皇后听到这话,目光怨毒的看了眼玉凝昔,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辈子痛恨的就是太子被废的那一天,可是玉凝昔却偏偏要要提起它,这简直就是用刀子就剜开她刚愈合不久的伤口。清月公主见自己母后被气得脸色苍白,腾的站起,来到了玉凝昔的面前,扬手就想甩一耳光,骂道:“你这个小贱人,今日终于落到本公主手里,看本公主不打死你。”玉凝昔却在她手掌落下的时候截住了她的手,笑容淡淡,即便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也依然没有丝毫害怕。“公主,请您仔细您的手,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点不好,这万一不小心,伤到您娇嫩的手指了,那可就不太好了。”她笑容浅浅,举着清月公主白嫩的手掌,淡然道。清月公主双眸圆睁,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道:“你竟敢威胁本公主?”玉凝昔一脸无辜的神色,“我哪有威胁公主?我只是好心的提醒公主罢了。”说罢,她又叹了口气,一副酸书生的模样,“其实我只是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呸,安静的美女,可是造化弄人,世上恶人之多,无法计量,还总是有那么一些人,身份尊贵,但是家教却又差得离谱,还喜欢仗势欺人,非得要逼我露出我的本性,教你礼义廉耻,真是太累了。”“你敢骂本公主没家教?贱人,你找死!”论骂人这种高智商的技术活,清月公主哪里是玉凝昔的对手,她骂来骂去都是贱人这几个字,没个新鲜,玉凝昔都快有免疫力了,哪像她啊,一段一段的,听起来很有道理,还不带脏字,所以玉凝昔一直都觉得,论骂人,她的战斗力是杠杠的,起码是飞机中的战斗机!“公主,虽然说,您身份尊贵,可是也不能随便污蔑我,我可没有骂您,您自己代入感太强,那可不是我的错。”玉凝昔连忙撇清关系。清月公主怒了,指着身后的两个宫女,喝道:“帮本公主抓住这小贱人,本公主要亲自教训她。”玉凝昔看着连个走过来的宫女,也不害怕,上前一步,靠近清月公主,宽大的长袖遮着手,手中银针一闪,直接扎到了她的人中穴上。清月公主顿时哎呀一声,差点就要跳起来了,眸中却是不敢置信,“小贱人,你敢伤我?”她是皇室尊贵的公主,是皇后娘娘的掌上明珠,谁对她不是毕恭毕敬的,可是这个贱人,三番两次的戏弄她就算了,居然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伤她,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玉凝昔把银针收回手内,看着那两个目瞪口呆的宫女,瑟缩了一下,眸中满是楚楚可怜,道:“公主,对不起,刚才您说要派她们来抓我,我一着急,就···就···”“啊!我听说刺激人的人中,就会让人的意志变的清醒,所以我刚才一害怕就试了一下,没想到效果真的很好哎,公主立刻就清醒了。”皇后一拍桌子,怒道,“玉凝昔,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宫这个皇后,你真以为仗着逍遥渡的试就可以在皇宫横行无忌了吗?”玉凝昔被这么一喝,似乎吓了一条,手一扬,又是一针扎在清月公主的身上,清月公主哎呀一声,喝到:“玉凝昔,你想死吗?”玉凝昔似乎是被吓得狠了,低垂着头,眸中雾气氤氲,天知道,她这眼泪其实是憋小憋出来的,“皇后娘娘请饶命,我···我这人虽然善良又美丽,大方又贤惠,但是小毛病还是有的,比如不能吓,我一被吓,就会反应过激,然后···就会做出一些不受自己控制的举动来转移注意力了。”“皇后娘娘,我今天已经给您请安了,而且我现在实在是状态不好,不能再受惊吓了,不然待会我也不知道会对公主做出什么事情来,我留在这里也只会给您带来麻烦,要不您就让我走吧。”玉凝昔一番话说道极其恳切,即便是中间那威胁的话语都被她说出了几分诚恳的意境,她很满意,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点赞,毫不要脸的觉得:就我这演技,如果在娱乐圈,肯定早就是女猪脚(主角)了!皇后娘娘这次好不容易才把她弄来,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让她走?她还要她来要挟逍遥渡呢!就在皇后要开口找理由把玉凝昔留下来的时候,一旁一直没开口的梁婆婆终于开口了,“皇后,这位就是你所说的逍遥世子妃?果然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玉凝昔抬头暗暗打量着这个老婆婆,见她一身苍老,却又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知道这个人就是养蛊的,而且她还有一种很强的气场,应该是一个武功高手,看样子她一定要小心应付这个老太婆,只是不知道她又是哪方的人?按照她的了解,养蛊一般分布于今湖南湘西的苗寨那一带,也就是这个朝代的南楚国境内,可是皇后的娘家秋家只是京城的一个中等家族,她们又怎么会认识这等养蛊的异人呢?而且,这个老婆婆的口音分明不像京城人世,难道?这次又是那幕后的黑手在暗中操纵一些?玉凝昔一边脑袋飞速的旋转着一系列的信息,一边道:“皇后娘娘,我们加上今天的这次,总共就见过三次面,您是怎么知道我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其实我和您说,我这个人很善良很温柔的,才不会像某些没家教的公主一样,喜欢仗势欺人,所以皇后娘娘,肯定是您对我的误会太深了。”这边的凤栖宫,玉凝昔以一敌三,吵到不可开交;而朝堂上,逍遥渡以一敌n,目光沉着,以不变应万变。而此时的朝堂上,逍遥皇目光威严,一种久居上位者的霸气自然流露,但是却又隐隐带着几分悲哀,“这次的事情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朕如果出于被你们的威胁就处死逍遥世子,那朕以后如何面对群臣百官,如何面对天下百姓?”自然,这话肯定遭到了玉将军的激烈反对,“皇上,老臣南征北战,为逍遥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老臣已经年老,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可是老臣的儿子被人杀掉了,现在杀人凶手就在眼前,皇上却故意包庇,您这么做,就不怕寒了我们这些将士的心吗?”“皇上,如果,您非要包庇逍遥世子,那老臣先斩后奏了。”他这已经算是的一次警告了。逍遥王听到这里,连忙又加了一把火,落井下石,“皇上,现在镇北军围城,可是御林军又不足两万,如何抵挡镇北军进攻?皇上,臣弟知道您仁慈,可是,逍遥渡确实是凶手,这么的大臣都看着呢。”“皇上,要不,请您先给臣弟镇南军的军权,臣弟这就去调兵,也好保卫皇城和皇上的安全,只要玉将军撤军,臣弟也一定立即撤军。”说到这里,他又看向玉将军,冷哼道:“玉将军,您不会是借着这次渡儿的事情来谋逆的吧?”“王爷说笑了,老臣只是想为死去的儿子讨个公道,又岂敢谋逆,光天化日之下,王爷可不要随便冤枉老臣。”玉将军也是一个演戏的高手,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似乎他真的很无辜,真的只是一个为爱子讨公道的贫苦父亲。逍遥渡听着他们之间的相互试探,一声冷哼,说来说去,就是惦记着他手上那三十万镇南军的军权罢了,想着他现在羽翼未丰,就想要剪去他的羽翼,让他从此不能飞翔吗?逍遥渡轻哼,“玉将军,您真的这么相信凭着你的三十万镇北军就能逼宫?就能对我先斩后奏?”玉将军一听,神色微有些凝重,他知道逍遥渡诡计多端,但是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会未卜先知?他把调兵的命令下达给副将的时候,还特意交待要等逍遥渡入了宫再去调兵的,就为了防止他调动那三十万镇南军,不然到时候,他腹背受敌,这件事情就不容易进行了。按理来说,逍遥渡现在被困在皇宫,调兵的命令根本就传不出去才对,而且,如果镇南军真的来了,城墙上的士兵应该回来并报才是,所以他这么说,分明就是缓兵之计。玉将军眼眸闪过一抹冷漠,逍遥渡果然诡计多端,这个人如果不尽早除去,以后必然是大患,肯定比逍遥王难对付。“皇上,逍遥世子,老臣能不能先斩后奏,两位要不要试一试?”玉将军的话语狂妄,这个时候的他对眼前的逍遥皇,连表面上都懒得恭敬了。逍遥渡依然面容冷漠,双眸沉静如水,根本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也就是这份沉着,让逍遥王隐隐有些感到心里不安。“是不是可以先斩后奏,咱们还是去城墙上吧,或许,那里的局势能让你明白很多。”逍遥渡说出的话有些狂妄,这让玉将军也有些不太自信了,城墙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好,本将军就跟你上城墙,看看你到底搞什么鬼。”玉将军冷哼一声,跟随逍遥渡走出了大殿,留下后面一众官员面面相觑。这么快就转移战场了,咱们是去还是不去?玉将军想着外面的三十万镇北军,心里就稳定了下去,既然逍遥渡这么迫不及待的去送死,他也就成全他一回,在大殿上,这么多大臣,地方又不宽敞,还没有武器,本来就不是逼宫的好地方,等到了城墙上就不一样了,那里地方宽敞,没有阻碍,主要的是外面都是他的人,只要他能把逍遥渡擒下,那么,以皇上对逍遥渡的紧张态度,他完全可以逼迫皇上退位。这个皇上,在皇位上坐得太久了,久到现在已经开始不听他的话了,有必要再另外换一个。听说二皇子在他的寿宴上头部受了伤,回去之后,脑袋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这才是当皇帝的好人选,只要清除了逍遥渡和逍遥王,以后他大权在握,完全可以学汉末的枭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逍遥王看着他们离去,自然也等不及的要跟过去,道:“皇上,臣弟也去看看情况,再来向皇兄汇报。”逍遥皇剑眉微蹙,一挥袖子,威严道:“既然是关系到朕生死存亡的时候,各位爱卿,随朕一同上城墙。”“是!”百里霂漓走在皇上的身后,一双桃花眸沉着冷静,他自从开始的时候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开过口,似乎他这个丞相在朝堂上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其实他不需要这份存在感,所谓花香引蝶采,树大易招风,现在逍遥王府和玉家针锋相对,斗得难解难分,他正好两部相帮,随便哪一方获胜,对他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而且,这种结果不也正是他想看到的吗?当然,对他来说,心里头还是更希望玉将军赢的,因为逍遥渡太聪明,比玉将军更不好对付,也许在他的眼里,只有逍遥渡,才是他的劲敌。凤栖宫内,玉凝昔一番话说得皇后娘娘哑口无言,她要是应了,那不是说明她承认了她的话?承认了她识人不明,才见过几次就摸黑她?可是不应吧,又总感觉自己处于弱势的一方,在气势上,已经输给了她。这让皇后左右为难,好像应也不好,不应也不好。“小贱人,你居然骂我母后,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们还不上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贱人。”清月公主一肚子的火,早就忍不住了,见皇后不说话,她干脆站起来指使满屋子的宫女和太监。玉凝昔站立的地方本来就离她只有一步之遥,轻移莲步过去,玉凝昔笑容美艳而灿烂,声音温柔可人,可是这笑容和身影却让清月公主不自觉的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正想问她准备做什么的时候,玉凝昔已经开口了,“公主,您又忘记我的毛病了,这么多人,我很害怕的,万一我一不小心,伤了公主怎么办?”清月公主看着她凑近的脸,眸中带着惊恐,还别说,她现在真的有些怕她,这个小贱人就好像浑身长刺一样,扎在她身上,很痛很难受。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内侍急匆匆的进来,对着皇后娘娘耳语了几句,玉凝昔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却也能猜到一些,不用说,肯定是朝堂上出事了,不过玉凝昔却并不担心,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心里相信逍遥渡,相信他有掌控一切的能力,因为他在她的心中,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皇后听到这个消息,微微蹙眉,对着梁婆婆说道:“婆婆,他们已经去城墙上了,您要不要也去看看。”梁婆婆听到这个消息,倏的睁开双眼,眸光阴冷而凌厉,如同毒蛇,让人忍不住心里发凉。她盯着玉凝昔,唤道:“丫头,过来。”如果不是她的眸光太过阴冷,如果不是她的声音太过低沉,或许,这就好像是一个奶奶在呼唤自己的孙女。但是玉凝昔可不敢这么想,如果她有一个这么恐怖的奶奶,那她肯定被吓死去了。玉凝昔知道,这老太婆唤她去,就是想要要挟她,而且不用说,肯定会喂她吃蛊毒,这个时候她是逃呢还是不逃呢?逃的话,有这个老太婆在这里,她又没有武功,估计难得逃出去,要不还是不逃吧,玉凝昔把心一横,想着,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她倒干脆看看这个老太婆是哪一方的人。玉凝昔磨磨蹭蹭的正想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却见一个小太监正微微抬起头,眼神中似乎有些担忧,似乎是在问她,要不要救她出去。玉凝昔眉头一皱,难道这是逍遥渡的人?难怪逍遥渡说让她不要怕,既然有帮手在这里,那她怕什么,逍遥渡的属下,武功应该不弱吧。想到这里,她连忙一个制止的眼神投过去,让他不要动。那小太监连忙老老实实的站着,低垂着头,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其实他心里已经着急到不行,世子吩咐过,今天不能让人要挟了世子妃,而且那老太婆是会蛊毒的,如果世子妃中毒了,那世子还不剁了他?可是刚才世子妃的眼神又分明是成竹在胸,这个时候,他该怎么做呢?就在这个小太监纠结的时候,那梁婆婆已经一把把玉凝昔抓了过去,捏着她的下巴,一粒药丸就滚入了她的喉中。玉凝昔挖着嗓子,想要咳出来,一脸可怜的模样,眼看着那小太监似乎很着急,想要动的时候,她连忙一个凌厉的眼神丢过去,心里不由得吐槽,姐这是在演戏,演戏啊,懂不懂,只有装害怕,装弱才能让这个老太婆放松警惕,你这个时候动手,不是坏了姐的好事吗?姐现在连蛊毒都吃了,你要是不配合一点,事后,姐保证让你不举!想到这里,又想起对方是个太监,本来就不能举了的,那她要怎么办?难道切了他的小丁丁?玉凝昔打了个寒颤,算了吧,她没有这么邪恶。那太监见世子妃这么凌厉的眼神,被吓住了,果然一动不动的。那老太婆大力的抓着玉凝昔的手臂,声音沙哑得如同沙粒在摩擦,“小丫头,你在我面前乖一点,我梁婆子可没有皇后娘娘那么好的脾性,还有,你不要想着逃跑。”说罢,她忽然张开手掌,一只青色的小虫在她的手心飞着,“你吃我的蛊毒,如果逃跑,我也能找到你,而且,会有很多蛊飞到你的身上,吃掉你的血肉,直到你只剩下一副骨架了!哈哈哈!”梁婆婆描述着这些恐怖的东西,笑声更是如同地狱的恶鬼,周围的宫女早就被吓得脸色苍白了,就连皇后和清月公主也是脸色苍白,玉凝昔就更不用说了,不但脸色苍白,还眸中氤氲雾气,眼神又倔强又带着恐惧,勉强的点了点头。梁婆婆摸了摸玉凝昔的手,点了点头,道:“真是个乖孩子。”玉凝昔被她摸到差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好她压抑住了心中的这种不适感,梁婆子看着玉凝昔瑟瑟发抖的表情,心中想着,这个什么嚣张跋扈的世子妃,原来也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而已,被她一吓,还不是乖乖的听她的话了。“去城墙。”梁婆子喝到,转身就走。皇后和清月公主连忙跟了上去,那小太监很有眼色的立刻扶起玉凝昔,似乎是押着她,也跟上去。玉凝昔的袖子宽大,在衣袖的遮挡下,她在他的手心写了三个字:“我没事。”她就是怕他怀了她的好事,眼看着梁婆子、皇后和清月公主都急切着往前走,玉凝昔趁着她们没注意,连忙从怀中把药拿出来,咕咚咕咚就多喝了几口,这生死存亡的时候,可不能管药苦不苦了,只要能解毒就成,她可不希望到时候真被那老太婆拿住了,然后利用完了就放蛊虫来咬她。皇宫的城墙上,玉将军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镇北军,心情无比的满足,而且镇北军的外面,根本就没有镇南军的影子,也就是说,逍遥渡根本就是在拖延。“逍遥渡,你也看到了,现在外面就是我的大军,你还是乖乖就寝吧。”玉将军哈哈大笑,志得意满。这个时候逍遥皇和群臣也到了,玉将军看着逍遥皇,道:“皇上,面对这种情况,您还不愿意给老臣一个公道吗?”逍遥渡冷哼一声,眸光投向远方,“玉将军,但愿现在你还能这么自信。”玉将军眉头微蹙,目光向前,前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了,带起厚重的灰尘,如同云烟,看清楚了,那装束,分明就是镇南军的装扮。玉将军眉头越蹙越紧,心中有些慌乱了,镇南军出动了?可是是谁传递的命令?逍遥渡刚才一直在他的眼皮子地下,根本就不可能把信息传出去,那这些飞奔而来的镇南军又是怎么回事?逍遥皇看着这一幕,凝重的表情终于放松了少许,而逍遥王,则在嘴角勾起一个隐秘的冷笑,今天的赢家,一定是他!他们都不过是为他做嫁衣的而已!------题外话------推介好友文文:画画:《侯门医香之盛宠嫡妃》http://。./info/698289。html喜欢的点个收吧~

佛山男科医院
乐山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天津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好
自贡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深圳怎么知道附件炎好了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