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啊这是我家先生星际

2019-07-27 03:52: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然而, 事实是,在那之后的两年,夏安再也没能感应到顾天的精神力波动。*杂■志■虫*这让他一度怀疑之前的那两次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好在他有先见之明, 预先将当时的情况录了下来,明晃晃的数据记录在那里,由不得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去怀疑。“所以,那时候真的是你吧?”夏安懒洋洋地靠坐在床头,视线定定地落在顾天身上。顾天正起身接过家务机器人送来的衣服。这人早上起来就随便套了条长裤,赤/果的上身肌肉结实匀称,饱含着力量感, 看着很是有些赏心悦目。“当然, 宝贝儿,你应该对自己更有信心一些。”顾天拿过衣服便重新走回床边坐下,“说实话,那个时空炮确实还挺厉害, 我虽然及时躲进了黑洞里,但还是受了一些伤, 尤其是精神力,变得十分不稳定。那一次之后,我曾经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昏迷, 黑洞为了保护我应该是彻底屏蔽了我的精神力波动, 所以在之后你就一直感应不到我。”顾天所说的黑洞, 就是之前他和夏安在探查时空通道时无意之中误入的那个黑洞。还记得因为那个黑洞的中心是一块能源光团, 当时他们两人还对星际联盟那些年一直搜寻黑洞的真实目的产生了怀疑。而之后那个黑洞莫名其妙认了主,又因为过程实在是太过于莫名其妙了一些,他们两人默契地将黑洞的事瞒了下来。加之之后纳美战役的正式爆发,他和顾天就都没来得及去认真琢磨过那个黑洞。却不想,到的关键时刻,是这个黑洞救了命。“我探测到你的精神力波动的时候距离那天已经一年了,那时候你……还没有恢复么?”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身体的恢复机能也会随之提高,如顾天这样的实力和恢复能力,按理说无论多重的伤都应该能够很快恢复。然而顾天却经过了一年都还没完全恢复,可想而知他当初是受了多重的伤,说是九死一生完全不为过。想到这里,夏安心头便是一颤,下意识便伸手抓住了顾天的手。感受到他的情绪,顾天反手捏着他的手心轻按了按,温声安抚道:“那时候确实还没恢复,不过黑洞中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不太一样,事实上,我都没觉得自己在里面待了多久。要不是那之后黑洞自动屏蔽了外界,我又一时间没研究出来怎么从黑洞里出去,我肯定那时候就回来了。”说到这里,顾天顿了顿,手上微微用力,将夏安拉进自己怀里,偏头贴着他的耳廓低声道:“对不起宝贝儿,让你久等了。”夏安安静地靠在他怀里,头脸紧紧埋在顾天肩窝,闻言沉默了许久,半晌才低声回了一句:“确实太久了一些……”颈窝间的皮肤有些微微的泛湿,夏安没动,顾天便也不动,两人就这样静静相拥着,感受着肌肤相亲鼻息相融的亲密。然而,温情亲昵的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智脑十分尽责地提醒了两人再不起来洗漱他们就会错过会议的开始时间这一个残酷的事实。夏安轻笑了一声从顾天怀里坐直身体,目光似有若无地在顾天颈窝扫了一眼,而后佯装若无其事地道:“赶紧换衣服吧,一堆人等着你呢。”顾天微有些不满地撇嘴:“等我做什么,我千辛万苦回来,可不是为了他们。”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手上却还是拿过夏安的衬衣,体贴地解了纽扣递了上去。夏安伸展手臂套上衬衣,边扣纽扣边抬眼看着他笑:“想听的就是你的那些千辛万苦,是我想听,反正要说的,就顺便也说给大家听一听好了,免得还要反复说上好些次。”掀了被子下床套上军装长裤,夏安往洗手间走去,走到门口时顿了顿,回头看向顾天,认认真真道:“你把我先生弄丢了三年,现在既然回来了,那你的时间就都是我的,还请注意不要在其他事情其他人身上花费太多时间,我会生气,真的。”顾天正在穿衣服,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夏安,脚跟一碰,挺直腰背,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遵命!”夏上将表示很满意,这才点点头转身进洗手间洗漱去了。——————顾天失踪了三年,这三年他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怎么活下来的?又是怎么回来的?……等等等等的这些问题都亟待答案。事实上,顾天自己,也有一些重要的讯息需要告知众人。所以,即便再如何不愿意,再如何想和夏安在房间里窝着,两人还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穿戴整齐出了门。两人的目的地是政府大楼,整个地球星系的政治中心。刚进门就被大楼内智脑直接引往了位于大楼内的主会议室。会议室内,老一辈的长辈们,现任的五大家族族长,初度联盟政府现任政府官员,军部的将军们等等都已经等候多时。夏安和顾天两人一进门就接受到了隆重的注目礼,这样的阵仗夏安这些年倒是见过几次,只照例行了个军礼就算打过招呼。倒是顾天还觉得挺新鲜,难得挺直腰杆行了个正正经经的军礼,笑眯眯着自我介绍道:“中午好诸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顾天,你们夏上将的合法丈夫。”他身上是一身再正经不过的军装,肩章徽章绶带齐备,是几年来夏安给他备下的,穿在他身上合适得很,不说话只安静站着就气势逼人。在场的众人虽说这三年来因为夏安的关系,鲜少有不知道顾天这号人物的,然而,真正见过本人的,却也只是一部分。剩下一部分只闻其名不知其人的,见了他这气势十足的架势,正在心里暗暗感慨果然不愧是夏上将苦苦等着的人呢,不想这人一开口就垮了一半。夏安却是习惯得很,真要说的话兴许还带了些怀念?他唇角眉梢都带了笑,见顾天打完招呼了,就伸手轻拉了一下顾天的袖子,示意他和自己去一边坐。顾天自然没有什么意见,长腿一迈,没两步就走到了一边,见位置挨着夏安边上便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这三年来,夏安作为军部的代表,也来过几次政府大楼,也和众位政府官员一起坐下来开过几次会议,对于夏安,众位政府官员自认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位地球星系年轻的夏上将,虽说明面上只是第二军团统帅,军部的五位代表之一,然而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手上的权利远不止于此。夏安,是板上钉钉的夏家的下一任家主,然后,他与顾家有着亲属关系,十分受顾家当今的掌权人的信任和喜爱。而伯纳德家一向与顾家交好,如今与夏安的关系也十分亲密,至于卡佩家族,卡佩家的小少爷,与他是自小的好友。当然,众人也没忘了加入初度联盟政府的华莱家族,咳,华莱家族初能够进入联盟政府还是托了一些夏安的关系。与五大家族都有着交情且交情匪浅,自然而然地,想要接近夏安的人相当多。然而这位夏上将却并不是那么好接近的,这位面上永远带着微笑,看着温和亲切的上将,真的接触起来,你会发现冷得很。那一点看起来并不如何明显的疏离,想要跨越起来,却是十分艰难。多少人在夏安这里吃了亏,夏上将难接近、难亲近的观点已经深入人心,却不想,竟然存在着一个例外。夏安和顾天两人间的互动做起来太过于自然而然,这让很多对夏安留有固有印象的人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又不由感慨,难怪夏上将能够坚定不移地等上这好几年,这两个人的感情未免也太好了些吧!夏安没有立即坐下,而是扫了一圈与会众人之后,一手轻搭着顾天的肩,扬声道:“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先生顾天,三年前在纳美战役中失踪的顾上将。顾上将在这三年中去了许多星际联盟之外的地方,也见到了许多星际联盟都未知的高等智慧生物。今天,将大家聚在一起,是有十分重要的信息要告知大家。”话毕夏安就走到一边的座椅上坐下,示意顾天开始。顾天也没多客气,开口直接进入了正题:“正如夏安说的,我当初被纳美的时空炮攻击,虽然躲过了正面攻击保下了一条命,但还是受到了时空之力的影响,被传送到了一个完全未知的时空。在那个时空中,有着完全不逊于我们的高等智慧生物。”在场的众位都是心理素质过硬的人物,也知道宇宙的无边广袤,在星际联盟未曾到达的地方,必然还存在着高等智慧生物。正如纳美星系一般,在对方主动出击之前,他们不是对对方一无所知么。“这些高等生物同我们一样成立了统一的联盟政府,他们称之为——星域联盟。而纳美星系,就是属于这个联盟。”话音未落,却是有人提出了疑问:“等等!你说纳美星系属于这个星域联盟?”顾天倒是毫不在意被打断,反而态度极好地点了头,回答道:“是的,意外到达星域联盟之后,我曾经伪装成纳美人,在那里待上了一段时间。”“既然纳美星系是有自己的联盟的,那为什么在纳美战役中,没有出现任何援军?”若是按照当初纳美星系他们许多的科技水平来看,这个所谓的星域联盟应该是有足够的能力来支援联盟星系的,然而却并没有。闻言,顾天仍然点头,勾了一抹浅笑,道:“原因很简单,他们之间并不是平等的同盟关系。根据我的调查,纳美星系只不过是星域联盟派遣来的先锋军,简单的说,纳美星系是来探路的。在纳美之后,一支你无法想象的大部队正在向我们急速而来!”

贺州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南京治疗性病的专科医院
武威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枣庄的治疗癫痫病
深圳精索静脉曲张与不育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