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综不要慌问题不大

2019-07-27 14:5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限月读  后来问清原委, 是对面的黄毛萝卜想和他们一起玩, 但是小孩不愿意, 两人就菜鸡互啄,结果一个啄着咬到了舌头。#杂ㄨ志ㄨ虫#斑子无语看着小孩一边汪汪大哭一边说黄毛施了妖法, 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然后黄毛也委屈着小脸攥紧斑子裙摆拜托她救救萝卜, 一定要解除妖法。小孩的想象力,有时候挺可爱的。所以两个可爱的小孩被她罚牵了一周的手。后来斑子知道了其中那个黄毛小萝卜头叫鸣人, 他的父母几年前去世了,家里也没有亲戚照顾, 在托儿所里还被其他小孩抱团欺负。简直是虐文主角啊,就这个势头换成她是成年人也受不了。斑子自诩爱的战士, 同情心瞬间暴涨,意无意开始照顾起鸣人, 带点甜点零食之类, 别的小孩抱团玩时她就牵走鸣人去画画。总的来说小孩子是不记仇的,小萝卜的黄毛暖烘烘, 脸上六道胡须笑起来超——可爱!虽然收养的手续复杂, 但斑子还是成为了鸣人的监护人。从家到那边还是有段距离, 等她赶到的时候,大门口已经只剩三三两两的家长了, 斑子不禁捂住了脸,迟到了呀!“斑子妈妈!!!”熟悉的嗓门, 一瞬间一只黄毛扎进了斑子的怀中, 包子鼓着脸抱怨, “今天你好晚。”“抱歉,我来晚了。”修长的手指插入鸣人软趴趴的头发中,撸猫般顺着毛,“那作为补偿,今天鸣人你来决定晚饭吃什么吧。”“真的!”小鸣人睁大了蔚蓝色的眼睛,水汪汪得简直可以看到星星。艹!真的好萌。“.....真的”小鸣人走在前方一手牵着斑子,一手撑着下巴认真思考:“我是超想吃拉面的说,但是我得吃蔬菜长身体,今天我把便当里的蔬菜都吃完了哦,番茄,卷心菜还有牛蒡,不过胡萝卜不算,你把它切成花的样子,那么它就只能算是装饰物不能算食物了!还有....嗯....我还是很想吃拉面。”恩....所以还是拉面是吧。满脸无奈的被鸣人拖走,这孩子上辈子是飞天拉面之神吗,只要她不做饭的时候就卖萌蛊惑一起去吃拉面,不,说不定血液里流淌着拉面,拉面之国罕见的血继界限继承人。吃完晚饭回来天色已经渐晚,大半夕阳沉入地平线,鸣人肉肉小脸上也染上了霞红的光芒。斑子回到店里,把鸣人赶到房间里看书。中午的时候止水先生说要来拿一些丸子,洗完手斑子系上围裙开始搓丸子,实际上丸子是应该做成三色的,抹茶牛乳和红豆味是通常的做法,干脆揉一点抹茶味和牛乳味算了,她默默想着,清一色红豆味道的丸子不用说也觉得很腻了。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止水先生风尘仆仆赶到了店里,斑子把打包好的丸子交给他,顺便还送了两个草莓大福,贼特么甜版。小鸣人听到店里有人交谈,半个头伸出幕帘,眼睛大大睁着探望。“哟,鸣人。”止水笑着朝鸣人招了招手。“止水叔叔好。”这个人是斑子妈妈店里的常客,经常还听见妈妈吐槽说他味觉反人类。“现在带着鸣人过的怎么样。”止水转头问洗完的女子。斑子放下手里的盘子,淡淡笑着:“也就那么样。”“鸣人今年是要去读书了吧。”“是啊。”木叶村的小孩子等到六岁就要去上学校了,读到十二岁,然后决定是从事忍者职业还是普通的职业。“学校里的课程可难了,小鸣人怕不怕呀。”止水逗小狗一样点着小鸣人额头。鸣人迈开小腿不去理止水怪叔叔,趴在斑子裙摆边闷声闷气地说:“鸣人不怕。”“老师会拿苦无扎你。”“鸣人不怕。”“作业没完成会被老师吊到树上。”“...鸣人不怕!”“怪叔叔还会喷火烧你。”“哇!”黄毛萝卜汪得一声憋出了眼泪。“噗。”这可怜兮兮的表情简直和柱间小时候一模一样,虽然现在千手柱间消沉时也是这副样子不变没错,但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摆出那副面孔.....千手扉间也是辛苦。斑子放下盘子擦了擦鸣人的小脸。自己喜欢玩鸣人是一回事,家养小孩被怪叔叔玩又是另一回事了。“咳咳,止水先生。”家长需要做个榜样,斑子眯起眼睛咻咻咻得放杀气,“丸子快凉了哦。”“......是,是啊。”好像有凉风贴着身体转了一圈,卷毛男人不自在挪了下屁股,“那我...先走了?”“恩。”和善的微笑。根部。团藏放下手中对九尾监视的记录文书,语重心长对身边半跪的男人说:“止水,我是让你去监视九尾的。”“是。”“不是让你去蹭吃蹭喝的。”“......”短发的忍者尴尬揉揉头:“我是森手柏间,初次见面。”“内轮斑子,请多多指教。”“内轮小姐?”大家往日都是直呼名字,称呼姓氏实在太正式,斑子失笑道,“叫我斑子吧,呃...大家都这么叫的,内轮的话不太习惯。”千手柱间比斑子高出一个头,轻易就可以看见女子的发旋,她浅扬起唇角连眉眼间也染上了笑意。耳边听到了女子轻轻哼笑声,救命,这太犯规了!年轻的初代大人粉色蒸上脸颊,但是也似乎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从心头被轻轻吹走了。“柏间老师,鸣人没有调皮吧。”斑子捏着鸣人软趴趴的小肉垫,心情无比舒畅。“鸣人啊。”四代火影遗孤,当代九尾人柱力,没想到是这个小鬼,柱间调戏道,“可调皮了。”小鸣人手忙脚乱地从斑子魔爪下挣扎出,大叫道:“我哪有!森手老师说谎!”比如...“故意绊同学。”“....他也没摔倒...”老师不是在看小黄书吗,怎么知道的。“叫别人大笨蛋。”“他先说我白痴的!”“拽女孩子头发。”鸣人红着脸愣了下,然后意识过来,“佐助不是女孩子!”斑子嘴角一抽,这是鸣人又欺负美琴家二柱子了,“下次给二....佐助好好道歉。”哼!佐助就是用他那张脸迷惑斑子妈妈的!鸣人气鼓鼓扔下两个大人跑回家。“他们感情真是好啊。”柱间开怀笑出了声,“明明这么在意却又不承认,我以前的一位好友也是这样,明明喜欢的东西,偏偏别扭不承认,口是心非得要命。”斑子点点头很是认同:“也就这个德行了,嘴上逞威风。”交朋友就要彼此托付真心,他们这样关心要死却傲娇的不说,真是一点也不像她。两人索性沿着绿道漫步。晚风拂过,吹起女子侧边的碎发,那只隐藏的眼睛微阖,纷乱发丝缠入颈间,被布带松松系住。柱间呆呆盯着她,缓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嗫嚅道:“我觉得其实也挺好的。”“啊?”“没什么,我是说斑子小姐的朋友是什么样的?”朋友啊...斑子脑海间情不自禁浮现出认识多年挚友的那张蠢脸,明明都已经是一族之长了,结果还是时不时消沉癖发作,偷懒怕麻烦,简直跟小时候没两样,自己当年是怎么被千手柱间那些漂亮话蛊惑心智的,这就和她现在都没宰了千手扉间一样不可思议。斑子冷笑道:“倒是有一个笨蛋勉强算是朋友。”“?!”熟悉的口气,柱间下意识小腿一软。“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好听的话一套又一套,结果到头来根本就是把事情丢给别人做。”怨念颇深,这真的是朋友吗,看起来就像下一秒掐上去的节奏。柱间擦擦冷汗,庆幸还好自己不是这样的人。“不过——那个家伙也给了我一些希望。”斑子顿了顿低下脑袋,一片树叶顺风飘落到脚间。在她看不清家族前路的时候,告诉他也有这样一个梦想。“他也就是这样了。”斑子轻松道。他?????千手柱间呼吸一滞,这个词十分不妙啊,他斟酌着语气:“他...么?”“恩,小时候...呃...隔壁家的人。”千手柱间眼神变了。这是,青梅竹马VS天降系!他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斑子小姐对他有好感吗?”“啊?”斑子满脸不解。“喜欢,不是朋友的喜欢之类。”斑子一脸你好像在逗我笑,“怎么可能?就那个笨蛋,从小看到大,什么德行没见过,根本没可能,况且我拿他只是当...”兄弟?身份不合适。姐妹?...好恶心“朋友。”斑子斩钉截铁。千手柱间暗暗握紧拳头,泪流满面,这实在是,太好了!

白山专治癫痫病
湖州哪家研究院治疗白癜风
庆阳白癜风医院
新乡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玉溪检查妇科有炎症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