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逍遥仙村 第二十二章 试炼(中)

2019-10-12 19:2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仙村 第二十二章 试炼(中)

“嘭”,像巨龙打了个屁一样,十几条人影从山洞里喷了出来,有些人身上鲜血淋漓。埋伏的众人有枪的使枪,没枪的是扇子、鞭子、金钱等等狠命杀去。

这些南安人除了身穿防弹衣,胸前还各挂了一片黑铁瓦,一出山洞便各自摘下来挡在脸前。子弹打在他们身上,除了非要害处冒出些血来之外,他们竟然没人死,正分开四面八方要逃。只有李净轩的长鞭卷缚住了一人的腿让他暂时被拖住外,其余敌人均还活蹦乱跳呢。

风一这时神意与周遭空气结为一体,浓雾周围现出两把乳色的手掌一挡,南安人破不出合围,又被再次射来的子弹弄得手忙脚乱,不少人又挂了彩。李净轩在高平中的协助下,成功擒下了那个被她长鞭卷腿的人。稚憇在一个敌人用铁瓦挡枪时偷偷从一旁赏了他一金钱,正中太阳穴,那个家伙很倒霉,别人都是挂点红,他是直接太阳穴冒出了豆腐浆和血,跌在地上还一抽一抽地慢慢死去。

这里动静太大,特别小队的其他各组人也陆陆续续地到达,加入了围攻的战斗。高平中、稚憇、李净轩三人这时品字形围堵住了将近一半的人,任那些人是左冲右突,就是出不去三人的包围,已经有几人在高平中的铁扇下废了手臂。更要命的是风一,他的睡觉杀人实在神出鬼没,那些站着的敌人精神都集中在站着的对手身上,风一本来又气息全隐,所以风一那些踢踹出去的腿,不是踢折了人家的小腿,就是踢在承山或伏兔上,把人直接踢翻。更有甚者,被他踢在尾巴骨上,痛掉了半条命然后昏过去。

北门甲胆他们另外六组人也是战绩非凡。北门甲胆的身法很古怪,他几乎都是蹲身跪步,攻击尽是用拳掌膝肘,暴发力极为的惊人。北门甲胆不愧是四门的高手,一人拳毙了一人。其他众人又或杀或重伤其余六个敌人。他们本来也很想生擒敌人,但攻击有效果的只有攻击对方的头部,但也因此控制不准,很容易就让人重伤死掉了。

风一小组前后擒了六人杀死一人,其他组众人杀了五人擒了二人,山洞里出来的十四个人全数解决。众人在洞内和四周搜索了一阵,结果还在山洞口又边不远处的一个极端隐蔽的小石洞里发现了许多高能炸药、地雷。正高兴时,南方山头浓雾中传来了听不懂的喊话声和枪声。好在雾浓看不到人,要不他们可能都得乐极生悲了。

“快撤!敌人人数四五百人,越快越好!”风一发觉,向众人大喝道。众人也不敢逞英雄,在南安军队的枪声中挟着俘虏迅速奔回本方的阵地。

风一也正要撤退,混乱中听到一声低低的痛哼,有人摔倒了!风一循声跑过去,把那个软倒的人抓住就背到背上。风一已经是在了,回阵地的路这时也全在敌人火力乱射范围之内,他怕背后的人伤上加伤,便轻轻横移,向西方的山里奔去。这时他才感觉到背后两团弹性顶在后背,这经验他有:他背上的是个女人!他虽然有过老婆了,但还是有些脸热,本来是两手紧抱人家大腿的这时松开了一手,只用右手抱着对方的右大腿。女人的左腿在风一刚松手就掉向地面,急得她痛苦中双手紧紧地抱住了风一的脖子。风一只好又连忙救向那条左腿,还是双手抱着女人的大腿背着跑。

“风一你一定要救我!用两手,快!别丢下我,快跑啊!”那女人此时吓得出声求向风一,她也才十九岁,她不想就这样被落在南安兵的手里甚至是被打死。冬天的寒冷中,一股暖气哈在了风一的耳边,没有口臭味,倒是有一股他印象中功行周天药下鹊桥时的淡淡香味!嗯,是那味道,而不是平常女子的口红香味!风一心想:真是的女人啊,就是不知道长得怎样。

风一突然问:“喂喂,我没有告诉你我叫风一呀,你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我是北林组的南门朱艳华,我们次在鹤居酒楼见过,后来我们两组还炼了一次攻防实验,你应该有印象的。”风一耳边又闻到那股很清淡的香气。风一左手上一片粘乎乎的血,他对北林小组的人印象都不好,这时左手用力握了握朱艳华的大腿,她痛叫了一声,血流得更多。

“你不用那么激动,大腿上那么多水!”风一故意气人。

“快快跑啊,痛啊,我快忍不住了!”她无论多么委屈,她还是求风一快跑。

终于来到西边的那座山脚的树木里,算是完全离开了威胁,风一把紫衣美女朱艳华放了下来,问道:“朱,朱小姐,你的伤在哪里?我帮你看看。”

“左大腿根啊,你没见流好多血吗?”紫衣美女虚弱地回答。

风一在她的左大腿根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道:“没有啊,难道已经自动痊愈了?”

“是后面,你在前面摸什么!”

“你干脆说在屁股上不就得了!”风一转向她后面道,“别坐着,快趴下,我帮你检查。”

风一她左大腿根发现了伤口,把她的裤子撕开了一些,然后擦拭了一阵伤口,把嘴巴吻到那个伤口上,却也没忘记含糊吩咐到:“美女你千万别打屁啊!”他对着伤口吸吮起来,但他只吸得出些死血,却没能把弹头弄出来。

“你不会是想吸干我的血吧?你用刀割开伤口先不行吗,我还能忍住的。”

“你不要说话,只要不打屁就行

。”风一两手在伤口周围挤按一阵,嘴巴再次贴到那里,说,“你为什么偏偏让子弹打在屁股上呢,为什么不让它打在前面的胸口呢?”

美女不吭声,她已经知道风一就喜欢嘴头上吃她便宜。风一边吸边咬,把子弹头叼了出来,吐在地上,呸了几口道:“如果不是距离远,那弹头就射穿你的腿骨了,以后别想嫁出去。”

朱艳华弹头离腿顿时精神了许多道:“呸!你不都不知道我的骨头够硬,若是一般人就这么近距离,那是铁定被射穿腿骨了。”

“哎!凭你的本事,如果准备好,这一枪根本就伤不了你!”风一轻叹道。

难得风一夸奖她,她不解地问:“怎么准备,管用么?”

“事先从你脸上割一块肉下来,然后缝在你的大腿根那里,那一枪怎么还打得进去呢?”

朔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宝鸡治疗阳痿方法
济南牛皮癣医院
朔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宝鸡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