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此禽可待

2019-07-27 12:06: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袁美景番外:局外人袁美景看了看窗外,整个城市洋洋洒洒的飘起了雪花,今天是德国一年一度盛大的节日圣诞节,街上到处张灯结彩,来往行人不绝。她在旅途里颠簸了几个个小时,特意从柏林赶到了杜伊斯堡,又从杜伊斯堡辗转回了柏林,她在柏林已经待了三年了,却仍旧放心不下苏越,每年总是要过去几天。虽然明明知道,他压根不需要她的照顾,可是她总是想着要给这个男人全天下的,即使是如今。这年,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了,袁美景听说容忆生了个可爱的女孩子,非常的漂亮,她与吴微禹本就外貌出色,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了。对于容忆那件事,其后苏越再也不曾提起,可是她知道,那个男人,他放不下。第三年的圣诞节时,她邀请他去吃晚餐,袁美景多喝了几杯红酒,看着那个男人依旧淡漠的眉眼,突然有些明白过来,自己这么多年追寻的这个人,或许从来都是一个错误。借着酒意,她大着胆子问他,“你喜欢容忆哪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该知道自己有多傻,可是每个深陷其中的女人都是如此不可自拔,总是拿着自己去比较,明明知道毫无比较性,就凭他喜欢这一点,她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自从那件事后,她已经离开了苏越三年,自己一个人在柏林生活,在一家出口贸易公司从初的小助理,三年的时候她已经升为了总监。她喝多了酒,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将她放在床上,袁美景有那么一刻觉得很累,她只是想要陪在他身边,她突然抱着他呜咽着哭了。她哭着说:“我爱你苏越。”他是知道的,他向来知道她的心思,却不戳破,他从来是一个自私的人,人生走过的三十几年里,双手沾满污秽不堪,所以在救袁美景的那刻,看着她干净纯澈的眼睛时,他想,这大概是世上干净的一双眼睛了。人总是这样,尽管自己已经万劫不复,却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去呵护那些在心底纯洁的难以企及的东西,而永远自己不会拥有。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他突然不知道是害了她还是救了她。他带她走过一时的困境,却将她永远陷入情海中颠簸流浪。人总说,得不到的永远是的。后来回国遇见了容忆,他不可否认,有那么一刻,他是动过心的,他习惯了掠夺,所以他囚禁着容忆。而袁美景这么多年执着的不过就是因为,苏越爱着容忆,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苏越曾经也以为他会与袁美景在一起,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她,这或许无关乎爱情,又或者仅仅是一种习惯,而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在后来很多年,即使到了袁美景已经另嫁他人后,苏越仍旧会想念着她,而却已经几乎忘记了自己曾经对容忆的那段疯狂。此刻,袁美景仿佛要不到糖吃的小孩一般呜咽,她紧紧的抱住他,水光弥漫,她从来都是淡淡的,习惯了隐忍,“苏越,这么多年你有过一点动心吗?对我。”她在等一个不可能等到的答案,她都知道。人为什么会有执念呢?明明知道放下一切就能轻装上阵,可是总是放不下,忘不掉,一起生活过十几年的时光,那已经是刻入骨髓一般亲密而不可分,她已经将他当作了是亲人,即使没有爱情,她也不可能会忘掉他的。几年过去,这个男人比曾经更加的成熟,男人的优雅与魅力散发无疑。他皱了皱眉轻轻拍着她后背,“美景,这个重要吗?”“重要,很重要。”她哭着眼,眼泪模糊了视线。终,她也没有要到了答案,于是她从杜伊斯堡逃了回来。那段时间她过的很颓废,她的上司是个刻板的中国男人,甚至几次当着面说她事情办得一团糟。若是放在以前,她大概隐忍着道歉,可是偏偏一次,她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她说了句,“卧槽。”同事都是外国人,没人听到她刚才说了一句多么不雅的话,可是她的上司听到了。一年后,袁美景嫁给了这个处处与自己为难作对的上司,用她丈夫的话说就是他们是不打不相识。婚礼是在柏林举行的,因为男女双方都没有亲人了,所以邀请的都是一些公司同事,那天,苏越也来了。他一如既往的沉默少语,英俊不凡,即使在一群人高马大的欧洲人群里,仍旧那么吸引眼球。事实上,作为准新娘她十分紧张,在婚礼快要开始时,她一个人待在化妆间里做深呼吸,苏越却找了过来。她以为他会说恭喜,没想到他句话是说,很漂亮。袁美景看着这个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眼泪情不自禁的又要涌了上来,她决心忘记他,以后他的一切喜怒,她也不会再去关注追寻了,而她有了一个不错的丈夫。苏越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块蓝色格子状的手帕,轻轻擦了擦她的泪水,嗔怒的看着她,仿佛兄长一般,“都要嫁人了,还这么爱哭。”他这么一说,她反而哭的更凶了,她甚至在那一刻想的都是,如果他说一句,不要结婚了,她大概也会疯狂的跟他走。可是他终没有说,他轻轻拥住她,“你丈夫很,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为了我,不值得。”她眼泪根本止不住,他是她爱过的人,那有那么容易就当做过眼云烟,云淡分轻。他接着放开她,转身离开,手放在门把那刹,他听到袁美景仍旧执着的问:“上一次我问的问题,可以给我一个回答吗?”他转过身看她,“有那么重要吗?”她点头,“重要,非常重要。”许久他摇头,清晰的说:“没有。”她笑着眼泪流了下来,却又带着释然。两年后,她的女儿出生了,苏越只是象征性的打来电话问候了一句,倒是容炎这些年经常会打来电话问候她几句,有时候她也会从容炎那里听说一些他的消息。只是她没想到,此生她再也不可能见到苏越了。那天是一个一如往昔的日子,她的丈夫带着她去一家电影院看电影,那天放的什么,她已经忘记了。她的电话响起,她听到容炎失魂落魄的声音说:“美景,苏越在雪上失踪了,凶多吉少。”她许久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僵硬的不像话。原来那天苏越跟着几个队友去攀登雪上,发生了雪崩,包括苏越在内,全部都失踪了,后来搜救队陆续的找到了他们的尸体,其中包括苏越的。他的身体已经被躲得僵硬,身体仍旧保持着一个动作,手里紧紧的攥着一样东西,工作人员费了老大劲才将他的手松开,他的手里握着一根宝蓝色的耳环,用一根红色丝线绑了起来。那根耳环是袁美景的,那是几年前她去杜伊斯堡看他的时候,第二天便发现自己的耳环少了一根,却没有放在心上。她曾经告诉过他,在她们家乡,有一个风俗是相爱的男女,女人会赠送一个耳环给男人,男人用红色丝线将耳环保存起,那么他们的爱就会永垂不朽。所以在看到那个耳环时,袁美景才会那么崩溃,她更加没有想到,苏越已经立好了遗嘱,他的财产百分之三十留给袁美景,剩余的他托付她都捐给慈善机构。容炎告诉她这些的时候,她已经止住了哭泣,只是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他还这么年轻,为什么就立好了遗嘱。还有很多袁美景不知道的事情,容炎没有告诉她,袁美景独身在柏林那段日子,他每天会看着在远方传来的她的照片,他会让人打点一切让她能过的更加舒心,她结婚后,他从不给她打电话,却会让容炎一遍遍的说给他听他们的通话内容。她更加不会知道,苏越早在几年前已经查出患有癌症,随着癌细胞不断扩散,他的生命已经一点点的消耗殆尽。而这些,袁美景都不知道,她以为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不受人欢迎的孩子,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她以为她的世界一片晦暗,而她从不知道,有一个人曾在她昏暗的世界里,默默的关注着她的一切。从杜伊斯堡回来以后,袁美景情绪已经基本稳定了,她的丈夫以为她是因为朋友去世难过,她坐在灯光下,想要写点什么,然后又恍惚想起,许多年前,苏越曾告诉她,他说,美景,人总是会做错事,用一件错事去弥补另一件错事,到才发现大错特错,眼前的,永远才是值得珍惜的。她的丈夫已经在催她睡觉了,袁美景关掉台灯,在黑暗中看着男人的轮廓,许久,缓缓说道:“其实,我很爱你。”他的丈夫打着呼噜,更加紧的抱住她,“废话。”……

亳州的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吉林治妇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韶关治性病好的研究院
运城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大连子宫内膜异位腹腔镜手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