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收集末日全文阅读

2019-07-27 17:0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封神    南瞻部洲,斟城。    夏王班师回朝的军伍入城之后,为避让他们而暂且躲藏起来的诸多摊贩、店铺、行人亦重新出现,而距离军营营门稍近者,则可以看到有一名丰神俊朗、银甲银枪的年轻将军并未同军伍一同进入军营,只是在门前略略停留了一番,便转身向他处行去。    不用坚实的青铜盔甲和武器而选择材质较软的银,这将军多半也是个花架子,偶尔注意到他的居民稍作感叹,便将此事抛于脑后。    若有人一直跟随这银甲将军,就能发现,他面带疑惑地环绕城北王宫转了一整圈,在供外地部落使节居住的驿馆停步,变得若有所思,而如此可疑的行为,却全无巡查的兵士注意并拦下询问须知,因为夏王预定的“王后”逃走,王宫守卫此时完全是一种恨不得把王宫附近的鸟雀老鼠都抓起来审问的紧绷状态。    “奇怪也哉,”那银甲小将自袖中摸出一枚玉佩,看着其上微微泛起的白光自语道:“按光亮增减的程度,‘目标’应当便在这王宫中,但此时却丝毫不亮……”    正疑惑间,宫墙之内便传来一阵急奔之声,其后远处又跟着嘈杂的人声和众多混乱的脚步。    “妹”一个带着不出所料般自信态度的声音只说出一半便半途消失,继而一道赤红柱状光芒自宫墙之后骤然升起,但周围的守卫却全无所觉。    银甲小将啧了一声,掌中银枪凌空一划,整个人便闪入划出的裂隙之中。        “叫谁妹妹呢!这又不是穿给你看的!”    云中子自裂隙冲出时,便看到一只凭空从地面升起的金色、巨大、而且蓬松的尾巴将夏王姒癸拍倒在地,而一名身穿一件繁杂白色纱裙的艳丽少女正在宝库中大片富丽堂皇和金碧辉煌中双手叉腰对已经倒地昏迷的人发出娇斥。    眼见那尾巴似乎打算再拍上一下,云中子飞快地调转枪杆将之拦下:“够了,姑娘难道不知打死人族帝王会有何等后果吗?”    “哼,这是他自食其力,”少女扬了扬下巴,那条金灿灿的尾巴便向下遁入一片阴影:“随便闯入美少女更衣室,毫无疑问是死刑~”    “是‘自食其果’,而且这分明是夏王的宝库,”云中子说到半途,忽然微微蹙眉。    会无比自然地讲出莫名其妙无法理解的词汇,而且经常将用语搞错,以及行事不合逻辑只看心情……虽然她此时的外形并没有耳朵,但刚刚的尾巴也颇为眼熟:“涂山大当家?”    “咦”涂山零零发出夸张的惊讶声音:“你难道还认识其他和我一样红袖添香的狐仙吗?”    “是‘国色天香’,为了我们谈话顺利,你可以不要说成语了吗?”云中子一副想要扶额的表情。    “可以~”涂山零零提起两侧裙边优雅地转了一圈:“好看吗?”    “……”云中子深深地呼了口气,决定不能让话题被她牵着走,干脆直接说正事:“你为何会在此?对夏王做了什么?另外,立刻停止释放如此规模的妖力,否则周遭人族会受到严重影响。”    “我来试新衣服的哦~他随便闯进来被打晕是活该,另外,周遭之人?你说外面那些马上就要赶到的守卫和近臣吗?”涂山零零歪着脑袋挨个回答了云中子的问题。    这确实是个问题,云中子偏头看了看背后,再次调转枪头,将枪尾向地面重重一砸。    咚!    伴随着低沉的敲击声,一片灰色阴影骤然扩散,其影响范围并不太大,只是恰好笼罩住了这座宝物库,阴影中只有云中子和涂山零零仍然具有色彩。    下一刻,一群近臣冲入了宫殿,七手八脚地将夏王扶起,夏王姒癸则就像不知道自己刚才被打晕过一般,冲他们发脾气道:“妹喜偷偷溜回王宫了!你们这群废物!快去找!”    “咦?咦?”涂山零零提着裙摆用小碎步跑了过来,尝试同夏王及其近臣讲话或者进行接触,但互相之间却如幻影般交错而过。    “不必试了,”云中子道:“这是‘日常与异变的境界’,不在他们认知中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接触不到。”    “哎?”涂山零零瞪大了眼睛看向云中子:“你知道锦衣夜行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吗?”    “锦衣夜行并非这么用的……罢了,”云中子摇头:“我已经大致明白你来此的目的,可是女娲圣人安排下的?”    “何出此言?”涂山零零不承认也不否认,似乎是真的好奇般问道。    “从原因推结果很难,但从结果反推却很容易,”云中子朝夏王的方向示意了一下:“他既然确信妹喜回到了王宫,自然会撤去方国边境的封锁,而你魅力全开地在他面前亮一个相,即使他无法清楚记得,之后也会对大多数姿色不如你的女子失去兴趣,有这两点为基础,夏朝便不会突兀地,迅速地崩解,而因此死亡的普通人族数量也将大幅下降,会希望达成这种结果的,只有女娲圣人。”    “啊……就算你说的对好吧,”涂山零零在原地打了个转,那身奇怪的白纱之衣便瞬间变回她往常的深蓝宫装,不过耳朵和尾巴却没有出现:“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可要回青丘了。”    “就像我以前说过的,对于能够影响世界之人,‘我会盯着你的’。”云中子望着她,严肃地说道。    “哼哼,我这么光耀门楣,那也是应当的。”狐妖随意地摆摆手,那道冲天而起的赤红光柱便消失不见,她随即径自走出了宝库大门。    虽然自己信誓旦旦地说推论出了她的目的……云中子忽然有些迟疑,但如果有些已经达成的目的并不会立竿见影呢?    此时,飘然离开夏王宫的涂山零零从袖中取出一方玉质大印,反复看了看又抛了一下,下定决心般说道:“你的名字就是‘小玉’啦。”    

河池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宁德治疗牛皮癣专科研究院
新疆的专科研究院治白癜风
漳州医院专治癫痫
伊春阴道痒死了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