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一品天尊 百六十八章 一跪

2020-01-17 11:1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品天尊 百六十八章 一跪

(三章八千字上传完毕,求支持正版订阅)

酣醉一场。[燃^文^书库][]

清晨,锡山郡大动,城外山字营甲士紧急集结,随即数千甲士浩浩荡荡开拔,向北而去。

一时间,整个锡山郡都在议论纷纷,在猜测这位不服老的都尉大人带着一千精兵去了哪里,至于那北边,似乎能值得都尉大人如此重视的,只有一个清风山了,难不成是去剿灭那清风山?

陈天泽带着蒋显两人缓步走入这喧嚣却又平静的锡山郡城内,沿着城墙角落向西一路前行。

“你可以走了。”走了半晌,陈天泽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对着这个胆战心惊的蒋显轻声笑道。

蒋显明显吃了一惊,有些疑惑不解。

陈天泽掏出一张银票来,递到了蒋显的手中,道:“从今儿起,你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蒋显猛地瞪大眼睛,一脸惊喜。

不等他回神,陈天泽已经摆摆手,道:“日子是人过的,挺直脊梁骨没什么不好,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説罢陈天泽的身形渐渐消失于街道之中。

目瞪口呆的蒋显盯着这张银票,然后又看了看远处那个已经不见了的身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个响头。

陈天泽倒是没有过多的情绪,萍水相逢,再相忘于江湖,这就是现实。至于那蒋显也好,还是江艾兄妹也罢,总归有自己的生活,而陈天泽自己也有自己要走的路,注定没有交集,或者説交集寥寥。

城北,一处并不显眼的xiǎo巷子里,坐落着一座并不大甚至略显荒凉的宅院,宅院总计有四间房屋,老旧的门窗以及旧迹斑斑的墙壁显的这间院落时日已久。

天色才亮起来没多久,院落里已经有数十人围坐在一起,议论纷纷。

“你説,咱们锡山郡的都尉大人为啥连夜给咱们捎信让咱们到这里?”

“我哪能知道?只是都尉大人一向和咱们裁决者没有关联,这次突然召集,恐怕是事出有因吧。”

“屁嘞,都尉大人一早就带着一千精兵出城了,浩浩荡荡的,听説是去收拾那清风山的土匪了。”

“啥?真去了?那清风山的土匪可不好对付啊。”

“咱们都尉大人就好对付了?一千精兵,其中可是有数百重骑兵,一路碾压过去,看那帮土匪能受得了受不了。”

“也是,特娘的清风山作恶多年,老子是没这个本事,要不然个灭了他们。”

“吹吧你,你那三脚猫把式,还不够人家玩的呢。”

“懒得搭理你。”

“老大,你倒是説句话啊,难不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数十名男子身形各异,但是看得出来都不是很富足,大都穿着那普通的粗布麻衣,手中的武器也是极为简单的刀剑,值不了多少钱。

此刻这些人围坐在一起,看着中年那个年纪,身体也为魁梧的壮汉,一脸疑惑。

“不知道。”那壮汉直接摆手道,一脸不悦道:“行了,大清早的都瞎咧咧个屁,吵得慌。既然都尉大人都发话了,咱就老巴实的待着,信不过别人,咱们还信不过咱们的都尉大人吗?”

“老大英明!”

“老大神武。”

“老大……”

“闭嘴!烦死了!”

院门并未关闭,一人缓步走入、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只见那人年级约莫着有二十出头,却一身黑色长袍,极为扎眼。这还不止,那人身材修长不説,脸蛋也长得俊俏,这让一帮子粗狂的大汉们都是有些不解,这是哪家的公子哥?

只是不等众人回过神来説话,那年轻男子便扫视了一圈,轻轻开口道:“谁是这里的七品裁决者?”

“在下便是,敢问公子是都尉大人派来的?”坐在中间的那粗狂大汉率先起身,抱拳道。

都尉让他们在这里集结,现在又来了一看家世就不俗的公子哥,所以自然就猜到了是都尉让人家过来的。

只是那年轻公子哥轻轻摇头,缓步走入院子之中,道:“报上姓名,修为实力,锡山郡裁决者人数,等级。”

所有人都有些蒙了,不是都尉派来的?那为啥这么拽?

“这位公子哥,咱这里可是裁决者分部,我想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要是寻花问柳的话,出门拐个弯就能找到了。”站在一旁的一名壮汉阴测测道。

来人正是陈天泽,找了半天的路才找到这寒酸的地方,不过地方寒酸归寒酸,可是眼前的这些大汉却是没有让陈天泽失望,至少眼看上去没有啥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没有弱不禁风的废柴菜鸟。

所以陈天泽笑了笑,没有在意那名大汉的冷言嘲讽,只是摆手笑道:“忘了自我介绍,在下陈天泽,至于身份嘛……”

陈天泽顿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张洁白的面甲来,以及一纸鲜红的裁决令,随手放在桌子上。

一帮大汉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白色面甲,这便是意味着中品以上的裁决者,至于那裁决令又是咋回事?

“参见大人。”为首的壮汉显然意识到了眼前这一位是大人物,率先回过神之后,便拱手抱拳道。

此言一出,那十几名大汉都是一愣,随即急忙跟着一起抱拳行礼。

陈天泽笑了笑,摆手道:“你就不验证一下,万一我是假冒的呢?”

那为首的大汉咧嘴一笑,道:“不敢。在下有所耳闻,白色面甲的质地极为特殊,是有帝国裁决者总部督造而成,寻常人等根本无法仿造。”

“你倒是很聪明。”陈天泽笑了笑。起身伸了个懒腰道:“説説吧,从今日起,裁决者分部都要被我接手了。”

“回禀陈大人,xiǎo人姓杨,单名一个虎字,是锡山郡的七品裁决者,锡山郡低品裁决者总计十一人,七品一人,八品四人,九品六人。”那壮汉直接抱拳答道。

陈天泽眯着眼睛,笑道:“杨虎,名字不错,不过你漏了一diǎn,脱胎境修为,在场四人为萌雾境修为,想必就是那四名八品裁决者了,不错,着实让我大开眼界了一番。”

杨虎一脸憨厚的diǎndiǎn头,神色终于显得平静起来。

陈天泽没有理会杨虎的这般作态,那一项很明显是他故意遗漏的,目的便是在试探陈天泽是否真的是裁决者,至于刚刚嘴上説的不敢,多半是个幌子而已。看样子,这个人倒是不笨。

“不知大人前来有何吩咐?”杨虎见陈天泽默不作声,便疑惑问道。

陈天泽没有犹豫,直接道:“清风山的三百二十三名匪盗已经死绝,随后韩青山韩都尉会联合裁决者分部将这条消息散布出去,你们要做的,便是联络起附近郡县的裁决者,将这条消息不遗余力的散布出去,记住,清风山的覆灭是裁决者所为!”

説到这里,陈天泽突然笑了笑,道:“想必以你的性子,肯定不会相信,无妨,韩都尉回来之后自会和你説明真相。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挑出几个在锡山郡为非作歹的憨货出来,我会下裁决令进行裁决,好好的裁决者,挂着名头不做事怎么行?”

杨虎一脸震惊,不单单是他,所有人在内的低品裁决者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这年轻人説的是什么?清风山死绝了?散布消息?裁决令?

沉寂了半晌之后,那杨虎还是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陈天泽没客气,直接将那封压在白色面甲之下的裁决令递给了杨虎,笑道:“劝你还是看一眼,别整天疑神疑鬼,伤神伤身。”

杨虎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咬牙,接过了那封猩红的裁决令,顿时傻眼。

三品裁决者?执掌殇州?

这几个字眼直接将杨虎吓得不轻,愣了半晌之后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沉声道:“锡山郡七品裁决者见过裁决者大人。”

——

清风山。

数千甲士集结于山下,浩浩荡荡,杀意凌然。

为首的一骑身披精致甲胄,手中持着一杆铁枪,眯着眼睛看着山头之上,若有所思。

数千甲士已经急行军了几十里地,才不到两个时辰便已经抵达清风山下,数百精锐轻骑脱阵而出,化作斥候,向四周游曳而去。

半晌,数百游骑接二连三的返回,皆是一脸不可思议。

方圆数里无一山贼!

清风山的势力如何,他们不是不知道,三百余人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聚集在山上,极为有势力不説,还十分的严谨,对于这座大山的防守也极为严密,根本就不像是普通的山贼土匪一般。

可现在,竟然没有一个山贼?难不成真如那裁决者所説的,被他屠杀干净了?他真的有那本事?

驾马在前的韩青山心中竟是有些激动,只不过却依旧没动,安静的等着那一标前往山上查探的斥候。

许久,一队人马飞奔而至。

“启禀将军,清风山上的土匪……土匪们都……”

韩青山看着那名甲士脸色苍白,説话直打哆嗦,忍不住怒骂道:“紧张个屁,好好説话!”

“是的大人,清风山的土匪,死绝了,遍地尸首,足有三百多人,其中还有几人的尸首被悬挂在了墙头之上!”那名甲士咽了口唾沫,颤巍巍道。

不单单是韩青山,身后的几名校尉都是一脸骇然,面面相觑。

死绝了?那牛掰轰轰的清风山就这么死绝了?

“上山!”韩青山犹豫了一下,强自压下心中的震撼,大手一挥,数千甲士浩浩荡荡的上山而去。

山dǐng,尸横遍野,整个庞大的山寨竟然无一活口,密密麻麻的尸体遍地都是,抬眼望去,有三具尸体被悬挂在城墙之上,韩青山驾马缓缓走到墙下,抬起头,眯着眼睛,喃喃道:“难道这三位就是清风山的三位当家?郝麻子,赵旉,刘炳涛?”

一念至此,韩青山狠狠的冲着这三具尸体吐了口口水,怒道:“狗日的,老天有眼,终于让人宰了你们这三个王八蛋!”

“来人!将这三人的尸首摘下,带回锡山郡,悬于城头之上。其余的尸首就地掩埋,至于这座铜墙铁壁一般的山寨,烧了!”

韩青山大声喝道。

那些还未在震惊之中缓过神来的精锐甲士们轰然应声,然后开始有条不紊的清理山上的尸首。

一团浓烟从山上飘起,紧接着便是火光冲天,不可一世的清风山便在这场大火之中彻底灰飞烟灭。

山上忙忙碌碌,却有一队人马快速下山,直奔山下的一处xiǎoxiǎo村落。

据闻,这个村落便是清风山从四处掳掠而来的百姓,用以豢养的,所以韩青山没有丝毫犹豫的便带人下山,既然清风山倒了,这些人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村落之中的百姓不少,大都看见了山头那团浓烟以及火光,一个个不知所措。只不过被压制的久了,心中畏惧的久了,依旧难掩害怕恐惧,即便是看到了那山头的大火,仍旧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不从哪里冒出来的土匪一刀断了自己的性命。

马蹄轰隆隆的响动,本来在各自房屋外看着大火的百姓们如同惊弓之鸟,急忙缩回自己的屋子,将房门关闭。

韩青山带着数百轻骑停留在村落口处,见到空荡荡的乡间xiǎo道,犹豫了一下,大手一挥,数百轻骑便四散开来,挨家挨户的开始敲门,有些不敢开门的直接被撞开。

然后这座村落的百姓们便被近乎驱赶一般的集结到了村头的大树下。

韩青山看着这些老老xiǎoxiǎo的百姓们,一把扯下头盔,下马朗声道:“在下锡山郡都尉韩青山,有所打扰还望诸位见谅。想必诸位见到清风山上的火光了,在下只是想向诸位转达一个消息,清风山包括三位当家在内,三百二十三人已经全数毙命,清风山也被化为灰烬,从今日起,便没有人再可以奴役各位。若有人再敢做出这等事情,被在下知晓了,定不饶恕,韩青山以性命担保!”

人群之中的百姓们面面相觑,然后又看到了那数百名精锐甲士,一个个都不自觉地红了眼睛。

人群之中不是是谁带了头,扑通跪下,紧接着黑压压的一片都跪倒在地,泣不成声的感谢着这些救他们与水火之中的甲士。

韩青山眯着眼睛,示意甲士们将百姓们拉起来,自己却是转身,眼神却是看向了南边。

这一跪为何人?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苏州圣爱医院来院路线
安庆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贵阳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
深圳治妇科病的医院哪个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